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为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社会救助体系建设的决策部署,织密扎牢社会救助安全网。日前,《灌云县社会救助实施办法》正式颂布实施。

《办法》共分十二章、八十条。内容涉及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救助、受灾人员救助、医疗救助、教育救助、住房救助、就业救助、临时救助等,并对其救助标准和方式作出了明确规定,推动社会救助工作更加公平、精准、人性化。办法强化了对特殊困难人员的救助,明确规定对最低生活保障家庭中的老年人、未成年人、重病患者等特殊困难人员,县级民政部门要实施分类施保,按照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一定比例增发最低生活保障金。办法的最大亮点是首次将教育救助、住房救助、就业救助纳入县级层面社会救助制度体系,补齐了社会救助的短板,强调要做好基础性、兜底性民生保障工作。一要建立教育救助制度,采取减免相关费用、发放助学金、给予生活补助、提供助学贷款、安排勤工助学等方式,保障教育救助对象基本学习、生活需求。二要建立住房救助制度。通过配赁住房、发放住房租赁补贴、农村危房改造等方式,确保救助对象居有其所。三要建立就业救助制度。对有劳动能力并处于失业状态的救助对象,通过贷款贴息、社会保险补贴、岗位补贴、培训补贴、职业技能鉴定补贴、费用减免、公益性岗位安置等办法,给予就业救助。

(灌云县民政局 丁茂柏)

原标题:推动收入分配改革,让中产更有“底气”

中等收入群体要真正拥有足够的生活“底气”,还需要有更多的保障。

文|社论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我国居民收入分配改革的施工图和时间表即将出炉。今年居民增收综合试点和重点群体专项试点将进入全面铺开关键年。四川、贵州等试点地区将于近期印发居民增收试点方案。“扩中”仍是下一步收入分配改革的重头戏,或将就补短板、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制定相关规划,探索促进居民增收的长效机制。

国家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司长李亢在3月26日表示,十九大报告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绘制了宏伟蓝图,未来将深化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等政府再分配政策的研究,尽快将研究成果转化为政策,指导地方和部门实现缩小居民收入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一般来说,一个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结构,必然是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这中间大的,正是中等收入群体,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中产”。中等收入群体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平衡力量,也是消费结构升级的“主力军”。

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处于持续稳步的增长之中。无论是统计数据还是人们的切身感受,中等收入群体的人数都是在不断增加的。2018年1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据保守测算,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已超过3亿人。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指出,中国现在有近14亿人口,迅速成长的中等收入群体不完全统计有4亿多人口,按国别来算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还在迅速增长中。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量的增长背后的质的提升。尽管中等收入人群数量庞大,比例也在不断上升,但是,一场大病就返贫、一旦失业就经济拮据的案例和新闻这些年来并不少见。

可以说,目前来看,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中相当一部分人,依然还是不够富裕甚至“脆弱”的。如果参照日本学者大前研一的经典问句,“房贷、结婚、教育、看病是否给你的生活带来很大压力”为标准,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要真正拥有足够的生活“底气”,还需要有更多的保障。

这样的保障,体现在个人层面的自我救济,就是居民持续性的储蓄意愿强烈。通过个人积蓄来防范可能的意外,是当下居民对冲风险的主要方式。但如此一来,自然会大大限制他们的消费能力。

与此相对,一些社会福利相对较完善的国家,之所以消费能够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马车,离不开医疗、教育、养老的福利保障作为后盾。可以说,在消费升级日益扮演着推动经济发展重要力量的当下,需要的是税制改革、政府转移支付等收入分配的改革,来增强社会保障的安全系数,让人们能大胆消费。

比如被诟病为“工薪税”的个税改革,是否有必要跟随着经济发展而有所调整;再比如大病医疗保障、失业救济的公平,这些都有赖于政府财政二次转移支付来实现。也只有免除了这样的“后顾之忧”,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才算是实现了从量到质的飞跃。

十九大报告将“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纳入两步走战略。其中曾明确提出,“鼓励勤劳守法致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其中的“扩中”,可以说是给未来的收入分配改革定了一个明晰的顶层目标。这不仅仅是指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数量的问题,更是考验“有形的手”如何充分发挥政府转移支付、推动社会资源更合理、更公平的二次分配的作用,以夯实群体收入,提高生活质量,防止其往下掉、往回走。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鸿茅药酒有人跟警方跨省抓捕广州吐槽医生?凉城警方:不存在

广东医生谭某在网上撰文吐槽,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的跨省抓捕。该案经媒体曝光后,受到广泛关注。

4月15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与谭某的妻子刘某取得了联系,她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今年1月,几名自称是凉城县警方的便衣警察,将谭某在广州的家中带走。

刘某还说,在抓捕时,警察未能提供逮捕通知书等有效的证明文件。“当时我在家里没有看到我老公被抓到的过程,等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二楼被几个人按在了地上。” 刘某回忆称,“其中有一个人出来和我讲,‘现在要找你老公去问话’。我问是什么罪,他们也没说,就说‘我不方便说,你先回去’,叫我等着,之后会电话通知。”

刘某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1月10日谭某被带走后,她和律师前后三次前往凉城县与警方沟通。直到到了当地,才了解谭某被捕的原因,“我们也是律师见到警察之后,才拿到了逮捕通知书。”

根据刘某讲述,谭某在与律师的会面中告诉律师,抓捕他的人当中有鸿茅药酒的人,“律师去见他的时候,他告诉了律师里面有鸿茅药酒的人,因为那个人主动站出来说‘我是鸿茅药酒的’。”

不过,对于此说,凉城县的办案民警张警官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不存在鸿茅药酒人员带警察去抓人的情况,“我们去了4个民警,包括我们派出所和市局的人。”

而对于家属关于逮捕当时未能提供有效文件的质疑,张警官表示更多的细节无法透露,需要记者去当地详谈。

4月15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尝试拨打鸿茅药酒媒体联系人的电话,均未能接通。

警方:鸿茅药酒公司报案,谭某今年1月被刑拘

据凉城县警方4月15日午间通报的消息,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称鸿茅药酒 是“毒药”。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上述通报称:凉城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经查《中国神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系广州谭某所写,并在网上进行大量传播,谭某的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凉城县公安局于1月10日对嫌疑人谭某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刘某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谭某被抓走以后,她考虑到临近春节,想先把人弄出来。她与代理律师曾向当地警方申请取保候审,警方表示需要先提供鸿茅药酒方面的谅解书。

“但鸿茅药酒方面不愿意和我们沟通,我们最后也没有拿到谅解书。”刘某称,目前她还在等检方的进一步通知。

据红星新闻报道,谭某现年39岁,2010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2015年起自主创业开办医药科技公司。

刘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谭某目前没有从事临床方面的工作,而是开了一家OTC药品和化妆品的销售公司。谭某此前与鸿茅药酒方面并不认识,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

鸿茅药酒争议

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则成立于2002年。

工商资料显示,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鲍洪升,该公司的许可经营项目包括中成药酒剂(含中药前处理、提取)生产和销售;保健食品:鸿茅牌鸿茅健酒、鸿茅牌鹿茸参芪酒、鸿茅牌鸿茅鹿龟参酒的生产和销售;白酒生产等。

企查查的数据显示,内蒙古鸿茅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48.0%股份,为第一大股东;鲍洪升直接持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25.0329%股份。此外, 鲍洪升还持有内蒙古鸿茅控股有限责任公司52%股份。

鸿茅药酒给外界的印象是在广告推广上投入巨大。

据《南方周末》报道,据近十年的职能部门的公告文件做出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谭某此番被跨省抓捕亦与对鸿茅药酒的相关质疑有关。

去年12月,谭某在网上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据红星新闻报道,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起诉意见书》称,依法侦查查明:谭某在微信群连续转发“毒药”一文10次左右,网站点击量2075次,美篇APP有三次访问,微信好友有250次访问、微信群有849次访问、朋友圈有720次访问、其他访问253次、被分享120次。

对于谭某因为质疑鸿茅药酒而遭到跨省抓捕,也有律师提出不同观点。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根据已披露的信息,谭某的行为应该不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谭某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具备一定医学专业知识,文章是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其表述本身具有一定依据。仅是标题“毒药”中带有夸张成分,在客观上,没有对鸿茅药酒的成分、功效进行捏造虚伪事实的行为,不符合损害商业信誉罪的构成要件。”

红星新闻的报道提到,凉城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受案登记表显示,鸿茅药酒的报案员工称:“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甚至宣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王维维则表示,鸿茅药酒声称的损失金额较大,导致该案被认定为刑事犯罪。但前提是鸿茅药酒需要能够证明谭某的文章与经济损失之间的相关性,并拿出证明。”如果鸿茅药酒认为谭医生的文章与公司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也仅仅可能构成普通的民事侵权,而非刑事犯罪。“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