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我去上学啦"明星进校园 "重返十七岁"故事怎么讲
   发布日期:2017-11-18 19:23    来源:网络整理

重返学校或许是每个社会人都曾有的梦——明星校园体验节目《我去上学啦》第二季借鹿晗、Ella、张丹峰、大张伟四位明星“转校生”,及潘玮柏、刘敏涛、薛之谦等机动艺人的校园经历,帮观众去圆这个梦。与大部分综艺节目不同的是,回到高中校园与17岁的学生们朝夕相处,明星们洗尽铅华卸下偶像包袱,在“严肃紧张团结活泼”的集体气氛的烘托下,纷纷在镜头前呈现出真实的样子,这也是节目制作的初衷——节目总监制、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表示,在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制作团队对明星们的要求就是回到17岁的模样。同时,节目组通过不同的设计与

【摘要】 重返学校或许是每个社会人都曾有的梦——明星校园体验节目《我去上学啦》第二季借鹿晗、Ella、张丹峰、大张伟四位明星“转校生”,及潘玮柏、刘敏涛、薛之谦等机动艺人的校园经历,帮观众去圆这个梦。

原标题:“重返十七岁”的故事怎么讲?

重返学校或许是每个社会人都曾有的梦——明星校园体验节目《我去上学啦》第二季借鹿晗、Ella、张丹峰、大张伟四位明星“转校生”,及潘玮柏、刘敏涛、薛之谦等机动艺人的校园经历,帮观众去圆这个梦。与大部分综艺节目不同的是,回到高中校园与17岁的学生们朝夕相处,明星们洗尽铅华卸下偶像包袱,在“严肃紧张团结活泼”的集体气氛的烘托下,纷纷在镜头前呈现出真实的样子,这也是节目制作的初衷——节目总监制、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表示,在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制作团队对明星们的要求就是回到17岁的模样。同时,节目组通过不同的设计与安排,来增强体验的真实感,避免时下明星在真人秀中的表演与走秀。全程没有设定的拍摄虽然让艺人们开始感到不习惯,但在渐入佳境后对校园生活依依不舍。去掉明星标签重拾校园生活作为《我去上学啦》两季的总监制,郑蔚表示,全社会对国内中学教育的关注和大都市人群对疏解压力的渴望,是节目制作的两个初衷。首先,教育问题是近些年媒体以及公众越来越热议的话题与焦点。对于教育理念、教育改革、课业压力以及家庭教育中有关虎妈猫爸等一系列问题,众说纷纭却又莫衷一是,于是催生了《我去上学啦》这个节目的拍摄动机:“我们想看看中国的高中到底什么样?孩子们精神面貌如何?是不是真的被考试折磨垮了?”第二个制作初衷来自于90后迅速崛起以及每个年龄段的都市人面临的不同压力。随着都市人群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同年龄段的人都会有逃避压力的想法和冲动,而多数人理想中最轻松自在的阶段,应该就是相对无忧无虑的校园时代。“放下现实中的疲惫焦虑与成败得失,回到简单纯净的校园环境中,是节目触发观众感情的关键。”郑蔚希望观众看节目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被一些熟悉的场景代入,然后回想当年自己的样子。节目要求艺人们以学生的身份回归校园,拍摄从艺人早上起床上学一直到下课熄灯,没有任何脚本与设计,后期用讲故事的逻辑一点一点进行归纳,剪辑成一小时的内容。不少明星很难适应这种拍摄,并向节目组反映,导演是否可以讲解拍摄的安排,否则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但节目组的反馈是,既然是体验就要完成体验的全过程,不能构筑脚本,无法设计下一步的行动与同学的课堂反应,节目组能做的就是鼓励老师在完成现有的教案情况下,把课程讲的丰富多彩。整个拍摄过程中,节目组想反复传达的理念就是:尽量做自己,努力回到你自己17岁的模样,或者说你希望成为的17岁的模样。这种观念灌输逐渐对艺人起到了影响作用,其中最明显的是张丹峰。郑蔚回忆说,录完节目,张丹峰说自己“回不去了,想装偶像装不成了”,但他表示,这样很舒服很自然。星素互动讲述“同桌的你”在《我去上学啦》的节目制作上,节目组自始至终都坚持两个理念:一是“体验式真人秀,不破体验”的概念;二是在趣味与娱乐的前提下,带出对现在教育的体会和思考。只有做到这两点,才能保证节目有自己独立看待事物的视角和自己的表达方式,从而确保这档节目的纯粹与调性。强调体验真实的校园生活,一是根据明星的特征将他们“分门别类”:“上学时每个班级都会有最调皮的、最热心的、学习最好的或者最讨人喜欢的同学。”郑蔚说,在节目拍摄前,节目组对艺人进行深度采访,了解他们过去上学经历以及现在内心世界,甚至给艺人做出性格分析图,以此来找准每位“同学”的角色定位,艺人形成自我定位的过程,将成为观众寻求情感认同的过程。二是淡化明星的属性与光环,“希望明星在学校找到自己,不会用时下流行的艺人关系或者CP概念影响到他们回到自然真实的学生状态。”所以在第二季中,节目组安排将6名艺人分到3个班级,给他们安排班里个性鲜活的同学作为同桌,拍摄中加大了对素人同桌的表现,让观众看到明星与周围的一切发生的真实互动。郑蔚说,在此过程中,拍摄学校的老师与同学们表现得非常赞。不少学校的同学一开始见到明星来拍摄,也会有些激动,但基本适应一天后,大家就可以把明星当作同学一样打打闹闹了。她印象颇深的是,在杭州外国语学校拍摄时,张丹峰的同桌是个学习很好的女生,经常会嫌弃张丹峰吃零食或者上课不好好听讲,有次张丹峰迟到被罚课间擦黑板,而下课后张丹峰在座位上发愣,小姑娘看到后,冲着张丹峰大喊:“张丹峰!擦——黑——板——”这是每个人再熟悉不过的那种同桌间荣辱与共的感觉。不少老师也逐渐放下顾虑,用学校的标准对艺人一视同仁的要求与批评。这种体验让艺人们流露真情:比如鹿晗在拍摄中对学校食堂饭食情有独钟,经常与别的同学交换美味;经常被同桌提醒“坐直了就不犯困”的大张伟给同桌起了“干妈”的外号;薛之谦离开校园时看到同学们流着眼泪依依不舍,感慨万千:“才来这么几天他们就哭成那样,真单纯,相比之下我们已经变得这么复杂。”“重返十七岁”常讲常新两季的拍摄,不同类型学校的体验,郑蔚表示她自己对拍摄节目前国内学校的那些疑问有了答案:“总体点赞!”郑蔚说,虽然自己无权对国内整体的教学状况做出评价,但作为媒体人,从直觉判断上讲,国内学校也许存在功课压力大等情况,但从学生们的脸上,可以看到写满了神采飞扬与青春洋溢,“或许应该改善课业压力,但家长们没必要恐惧,这些孩子都是快乐的,而且多才多艺的孩子非常多!”《我们上学啦》第一季本着所有人都有17岁的原则,剧组找来年龄跨度不同的60后至90后艺人重返校园;第二季制作的构架是——我的不同类型的同学,于是观众看到的是性格鲜明的艺人回到学校,而第三季目前正在前期准备当中,郑蔚透露说,节目将会构建人物的群组关系,并根据这个思路来选择合适的艺人参加节目,但目前还没有具体的人选。虽然艺人或许会有变化,但郑蔚表示制作团队会始终坚持节目的主旨——“17岁的校园,最大的特点就是纯净,我们会努力去强调学生的身份,不让明星的标签去削弱这个元素。我们最希望的是,观众看完节目后,会聊起自己的17岁。”(邱伟)